“优选”之忧

“一分钱一个橙子”

“九毛九一盒十个鸡蛋”

这价格,养鸡人听了想杀鸡,鸡听了想杀人。


“优选”之忧

社区团购app为吸引用户,给下首单的新用户的商品价格简直低到疯狂!

即便是正常情况下,平台上的商品价格也远比超市和菜市场便宜。短短几个月,各种“优选”席卷全国,已呈燎原之势。

事出平常必有妖。商品价格远低于成本价,利从何来?这背后隐藏着资本的巨大野心。

膜拜和ofo,美团和饿了么,滴滴和快的补贴大战告诉我们,资本为了抢夺市场,烧钱游戏又双叕开始了。

资本的天性是追求利润。以商家之精明,天上哪有白掉的馅饼?

俗谚有云:“挖下深坑等虎豹,撒下香饵钓金鳌”。这本质是是一场请君入瓮的消费陷井。今天烧掉的钱,明天必将加倍收割回来。真可谓“吃亏是福”,古人诚不欺我也。

美团骑手的单价越压越低,对商家收费却越来越多。滴滴一头压司机,一头在用户身上增加收费。一旦拖垮竞争对手,一家独大式的形成垄断,资本就会露出嗜血的獠牙,在卖家和买家之间,两头吸血。

商家有大把的钱用来烧,补贴一年不够就两年,两年不够就三年。普通小商家不可能熬得过,几个月就得关门止损。这种恶性竞争会搞死很多菜市场,小商户。甚至这都不能叫竞争了,这直接就是用钱把砸人死,赤祼祼的资本碾压!

恼火的是,尽管很多人知道用社区团购如养虎为患,必将被反咬一口,可仍然经不住巨大的诱惑。

可能有一小部分有实力的人深明大义,进行抵制。对我等平时为几毛钱都得讨价还价的人而言,实力不允许我们高风亮节,有便宜不占,臣妾做不到啊!

好比抽烟的人都知道吸烟有害,还是会把烟叼在嘴里。我一边骂着万恶的资本家,一边含泪在橙心优选抢购特价商品。

嘴上义正严辞,身体却很诚实。这就是补贴的可怕之处,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毫无抵抗力。比起虚无飘渺的国计民生,显然唾手可得的实惠更加令人欲罢不能。

某种程度上说,这种表面让利烧钱的模式,打中了蛇的七寸,扼住了人性的咽喉!

去年,小编楼下开了一家小型果蔬店,店主李二哥每日鸡还没叫就出门采购,电动车上捆着的大包蔬菜堆得都看不见人。有时他不在,就让老板娘抱着几个月的婴儿看着店。两口子勤恳务实,生意还不错,我家也是店里的常客。最近几个月我家那位都是在手机上买菜,我也很少光顾,发现原本生意不错的小店如今门可罗雀,偶尔路过,见李二哥愁眉不展。


“优选”之忧

(网络图)


小区旁去年新开的农贸市场原本十分热闹,受疫情影响关掉了一半的商铺,剩下的商家在各种优选的冲击下,生意也是大不如前。如今逛菜市场的,大部分都是些不太用手机的老头老太们。

与之对应是的小区里另一家新开不久的小便利店,店主审时度势,在优选们入侵小区时抓住机会,第一时间做起了“团长”。每天都有很多人都去哪里提菜。

“哇,今天他们家有一千单”我家那位看着手机惊呼。“今天他们店里要忙死了”。

忙的忙死,闲的闲死,这可真是冰火两重天。


“优选”之忧


社区团购如火如荼,带来的影响离我们并不遥远,如果留心,你会发现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。

异常廉价的商品的背后,是千万小老板们关门歇业,被迫下岗。无数家庭将陷入失去收入来源的困境!

与之前事发的蚂蚁金服一样,表面利国利民,最后赚钱的是资本家,买单的是普罗大众。

损天下小民之利而肥巨狼,其危害之大,不言而喻。

范仲淹说,先下下之忧而忧。现在看来,资本家是先天下之“优”而乐了。


既然普通人无法拒绝,那咱们的高层,难道要坐视不管,任由资本家们长袖善舞,笑里藏刀,割天下人的韭菜?


当人面临巨大的困境时,总希望天降正义,求人水火。

唐长老会说“悟空救我”。

佛教徒会说“阿弥陀佛”。

我只想问一句:“政府,您要怎么做?”

#社区团购烧钱大战##社区团购##优选##昆明资讯#

分享:

评论